主页

电影院重新亮灯:首日复工率仅约1成 已有投资人想退出

  电影业的复工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但对于行业内的人而言,距离电影业的复苏还有更长的一段时间。

  7月20日下午1点40分,广州番禺的CGV影城在沉寂了超过180天后终于亮起了灯。店内再次响起欢快的音乐,工作人员拂去广告牌上灰尘,路过的行人纷纷被门前的复工公告吸引、驻足。

  时代财经留意到,番禺CGV影城是广州市内首家开放网络售票的电影院。作为资深影迷,吴先生和女朋友在影院复工当天入场观看电影《新灰姑娘》。

  这部于2018年首映的动画电影豆瓣评分只有4.4分,首映票房仅6015万元。但在两年后的7月20日,猫眼电影显示,该场次可售座位满座,现场除了少数几个儿童外,大多数观众都是成年人。

  截至7月20日下午4点30分,复工首日全国的累计票房为319万。这是一个令人唏嘘的数字——去年同期日均票房超过一亿。

  重新开业意味着的影视产业迈出了逆转颓势的重要一步,但对于行业内的人而言,行业的复苏还需要更长的一段时间。

  在周六(7月18日)晚上,番禺CGV影院首先开放发售第一批电影票。影院店长柳小姐在20日向时代财经表示,售票的速度在意料之外。

  “7月18日晚上,我们只开放了CGV影城APP一个售票通道,售出了十几张票。截至今天早上,已经售出了超过500张票,这完全超出我们的预期”,该店长称,这样销售业绩让她很高兴,并立刻安排人手增加场次。

  同时,据该店长还透露,在提交复工申请之后,番禺区有关部门以及商场方均对影院进行了上门检查。

  时代财经在电影院复工首日注意到,接近首场电影的开场时间,影院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等候的观众,排队等候的队伍从店内一直延伸到商场外的走廊,进入影院的观众需要一一扫码登记并测量体温。有顾客因此抱怨排队的时间过长。

  而在电影院内,本应放映电影预告片以及广告的时段,都已经被换成了播放防疫宣传片。时代财经在厅内观察到,虽然采取了隔座售票,但不少结伴而来的观众在进场后依然选择坐在一起观看电影。此外,由于电影院内没有出售零食和饮品,不少观众都会自带进场。

  一名观众在电影放映结束后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次观影体验比平时还要好,因为隔座不需要和陌生人坐一起。”但他认为,目前的隔座安排不可能是长期的措施,“我认为也没有必要,因为我们吃饭时和其他人的距离不是更近吗?”

  电影院复工的首日虽然受到不少观众的捧场,但大规模的复工潮显然并没有如期到来。

  时代财经在20日上午查询猫眼、淘票票等售票App时发现,在广州市内超过200家电影院中,开始正常售票的电影院只有11家。

  以位于天河猎德的百丽宫IMAX影院为例,至7月25日,所售的13部影片均显示满座,但电影排片数量明显缩减,在20日放映的3部电影都只是放映一场。

  据中国电影产业报道,全国前60大票仓城市中,复工的只有33个城市,其中包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等。

  电影博主温特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很多电影院都赶不及在20日当天复工,并预计当日全国开放营业的电影院约有10%,最主要的原因是部分地方审批较慢,有的还需要上门检查。

  作为深圳某单体影院的店长,郭阳在7月18日就已经在朋友圈晒出已经拿到手的片盘。不过直到20日,他还在等待复工审批。郭阳向时代财经表示,如果没有看到政府部门明确的复工指导政策,电影院都不敢贸然营业。

  据了解,16日国家电影局正式下发复工通知后,还需由各级地方政府结合各自实际情况再作具体安排。在由郭阳提供的深圳市下发的通知中显示,深圳市电影院正式开放的时间需要由相关政府部门向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报批,待批准后再另行通知。

  在云南大理的徐昕昕同样处于焦急的等待中。她是当地某院线的投资人,旗下拥有三家电影院。在她看来,当地政府对于复工的审批“并不积极”。

  “云南省级的通知已经发了,但我们大理当地还没有接到通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反正就只能等。”徐昕昕在19日接受采访时说。

  与此同时,徐昕昕还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一方面无法拿到政府的复工批文,另一方面只有拿着政府批文才能向院线报备,然后开通密钥。

  “我们这边有大地、横店这些院线,他们都是先把密钥给院方,因为他们也知道即便给了密钥,影院也不是能随便播出的。”她说。

  在6月份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徐昕昕就曾透露,由于长时间的停工已导致她至少亏了120万元。而如果全年都无法复工,她算了一下,可能得净赔大概300万元。

  徐昕昕坦言,像他这样已经运营了4年的影院还有一定的现金流支撑,但对于近两年才刚开业的影院可能就有巨大的风险。“4年前我们开业的时候,(全国)才不到8000家影院,现在已经有超过13000家了,那么之后形成的这5000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撑)就不晓得了。”

  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有超过13170家影视相关的公司注销或吊销,远超去年全年的数量,其中超过70%是注册资本在100万-500万元之间的中小企业。

  5月27日,家协会公布了《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有多达47%的影院现金流告急,有42%的影院认为自己有可能会面临停业倒闭的问题。

  根据时代财经统计,在国内24家A股影视上市公司中,除了芒果超媒、光线传媒、欢瑞世纪、华策影视、华录百纳和ST大晟等6家企业外,其余18家在2020年第一季度都呈现亏损。

  彻底停摆的院线则领跌了整个影视文化板块。2020年第一季度,国内最大的院线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249.75%。中国电影、金逸影视

  、等其他重要院线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63.95%、573.94%和186.60%。正式复工时间确定后,市场反应也并未如预期积极。

  在7月16日上涨1.11%后,万达电影走势随即回落,7月20日午后持续拉升,最终报收18.70元/股,但较16日的最高点21.63元/股仍跌了13.5%。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在7月19日对时代财经表示,影院能否全面恢复正常运营,主要还是取决于疫情的发展。“现在正值暑假的重要档期,如果疫情能得到控制,那么电影行业很快就能恢复正常,但如果疫情出现反复就很难说了。”时代财经整理了7月20日上映的22部影片名单,发现除了《第一次的离别》《璀璨薪火3D》以外,其余均为重映影片。而《唐人街探案3》《夺冠》《姜子牙》等备受期待的热门电影尚未定档。一位不愿具名的影视公司员工7月19日对时代财经透露,热门大片对于档期的选择会更慎重,虽然暑假是黄金档,但是目前还不知道复工之后是不是会迎来观影潮,所以还需要观望一下票房情况。

  未来片源能否跟上,成为了徐昕昕目前最担心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定档的电影只有14部,并且绝大部分是国产片。

  一系列的防疫要求也迫使徐昕昕作出经营上的调整。“营业时间可能会调整为中午12点开始,前期可能会先开两个厅,毕竟前期片盘也没有全到,就先排几部看一下情况。”

  时代财经注意到,国家电影局发布的疫情防控指南对电影院的日排片、上座率以及观影时间也有明确限制。

  其中,日排片减至正常时期的一半,控制观影时间,每场不超过两个小时,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

  据猫眼专业版数据,20日当天的全国日排片为9250场,而去年则为33万场一天。以番禺CGV影院为例,20日当天的排片量为26场,较去年同期的45场减少了19场。而百丽宫IMAX影城(猎德店)则从去年同期的42场锐减至3场。

  同时,电影放映场所原则上不售卖零食和饮料,影厅内也禁止饮食,这意味着过去支撑不少影院的相关收入也完全消失。

  的收入约占到影院全部收入的五分之一。但对于她而言,复工总是好事,“今年本来也就是亏多亏少的问题,复工算是迈出了第一步,之前是绝望,现在好歹有一点希望了。”

  不过徐昕昕承认,在等待复工的日子里,她已经逐渐萌生了退意,她打算在复工之后逐渐把电影院转手出去。“我们很多影投人在一起讨论过,有适当的时候还是退出。”徐昕昕说,“至少现在复工了,等市场慢慢好转了之后,我们可以卖个好价钱退出来。”(应采访对象要求,徐昕昕、郭阳为化名)

相关阅读